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雪影梅花·梅雪居

附庸风雅,游戏文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诗词闲嗑(四)杜诗与学杜  

2015-01-02 22:48:58|  分类: 低吟浅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诗词闲嗑(四)

 

    【温馨提示:著辞下字,文不文,白不白,个人码字习惯耳。欲就此拍砖者,劳烦就不必拆墙推屋的就此捡砖来拍了,可以砸点别的】

 

四  杜诗与学杜

 

“百年歌自苦,未见有知音。”兹乃少陵终前于己诗所发哀叹耳,当亦为少陵生前其诗地位之真实写照。

 

诚是,少陵之诗于少陵生前,其地位藉无彰显,乏有知音,更无后世之赫赫声名。少陵活世时,其诗之声名地位距其时之诗界方家大佬摩诘、太白辈远矣。太白面前,少陵直如当下小V见大V,无不卑躬屈膝,顶礼膜拜,兹亦诗界周知之故实。杜诗之名,得与太白同称,合称李杜,享誉诗史,尊呼诗圣,皆其身后事也。然则,杜诗既如后世所崇,又何故不受其时看重?细究原因,自具多面,然有一二缘由或为后世之诗家有意无意间予以忽略,或言未为后世之诗家引以为重视也。

 

盛唐风气,溯回正统,以尚风主气为流行。远绍《国风》,宗自然,重神韵,轻事典,藐雕琢,避僻奥。然细味少陵之诗,不难晓知,正于此格格不相入也。

 

风者,《国风》之风,风雅颂之风也。风,六义之首也。风,或为讽也。风则含而不露,藉物打物,意在言外。风则妙趣横生,有滋有味。风则田园已不惟是田园,山水亦不惟为山水。《关雎》之咏,绝惟一章简单之男女恋歌;《蒹葭》之叙,亦断非只一阕男主得见伊人之无聊写作。诗章背后,必有所指,必有所风。正由如此,亦得令诗章达至妙而有味,更为耐读、耐品、耐咀嚼、耐回味,进而引人入胜,传得口,入得心也。崔颢所谓“日暮乡关”之“乡关”,太白所谓“思故乡”之“故乡”,未必真指其家乡、故乡也。孟襄阳洞庭湖所羡“鱼情”亦非惟真指洞庭之真实之“鱼情”也。所谓诗外有诗,意外有意,正为风旨所在也。

 

气者,诗人灌入诗中之血气、元气与诗文之气息、气脉也。气备,则意自贯,脉自生,灵自显。诗主气,则自然,不事雕琢,天成佳句,自成妙构。气不伸,则血脉阻滞,难成篇什。想太白黄鹤楼搁笔,非为他也,崔诗之一脉贯穿、飞流旋转直下之气也。若非得之此一开辟境界之气,但就崔诗结煞之老套意思言,以太白之才,岂得大呼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”,并为后世严沧浪辈推为“唐人七律第一”哉?

 

太白仙人,其诗高华飘逸,清新俊迈,大气磅礴。细味其诗,不脱尚风主气、自然流淌之旨;摩诘参禅悟道,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,绘影绘形,清新淡远,超凡脱俗,禅意十具。玩味其诗,俱在尚风主气、自然天成之围。余者若孟浩然、王之涣、王昌龄、储光羲、常建、高适、岑参等辈,或田园,或山水,或边塞,或其它,无论清雅精致,悲壮真率,清空闲远,亦无不如此也。

 

然则,味少陵之诗,其诗固沉郁顿挫,格律精严,穷极工巧,或奇拔沉雄,或平实雅淡,均细腻感人,然相对趣味而言,则更近雅骚,偏在主意,重在写实,精雕细刻,典事摹章,有时不免生涩僻奥。其主体风味上溯《小雅》,中承《离骚》,下袭六朝之雕刻典事恶习,与其时之流行风气格格不相亲也。

 

雅者,《大雅》、《小雅》之雅也,贵族音乐也。诗尚雅则庄,一本正经,乏灵动,易落实,少趣味,难乎自然。

 

意者,诗人灌注入诗中之胸臆、心意也。诗主意则意易显,易直露,易嚼之无味,气血易淤,血脉易滞。为避直露,诗人故多摹骚,多事典,拈僻字,以求婉转深隐,以求高华。由是又多流于晦涩艰深、僻奥难懂,或流于浮靡空泛、浮文不质。

 

盛唐尚风主气,故诗家特色各具,互不沿袭。晚唐及宋,推举杜诗,尚雅主意,摹之临之,唯恐不及,是故特色渐减,流于一体。滥至宋,已成说理焉。

 

诗主气,则诗中无我、忘我而处处有我;主意,则诗中有我、见我,处处皆我。主气与主意,境界之高下优劣立见矣。

 

太白天人下凡,其诗难学。后人得之杜诗,见其易学,但须文摹典诰即堪煞有介事,稍具模样,故而推之崇之。才高者,如玉溪之辈,虽则晦涩艰奥,尚余风旨,然殊不知世人大多既无太白之才,亦不具少陵之才也。一味卖弄学问,摹章典册,搬弄僻典,拈用僻字,精雕细磨,求乎庄雅华贵,艰深晦涩,徒事吟咏,空为躯壳耳。

 

学杜遗毒既在晦涩艰深,成学问家之自家诗,亦便渐渐失去大众读者,诗之式微亦便在所难免,此其一也。学杜遗毒还在轻气主意,最彰显之贻害即在乎吟者若无大学问,无力述经数典,则空为直语。俗说老干体滥觞于台阁,殊不知亦为学杜之贻害也。

 

诗赋有别焉。诗在意而不在辞,诗之用字不讳俗而忌僻焉。

 

诗者,在味在妙,高乎自然天成。诗当尚风主气,贵乎深入浅出、平淡而深远也。一味卖弄读过几本书,著得几个典,下得几个僻字,此不为为诗之正途焉,或言实不为诗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7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